小说敲打石猴,引导玉面狐狸,金星为铁扇求情,石矶献策

  小说:敲打石猴,引导玉面狐狸,金星为铁扇求情,石矶献策

  黄红英说道:“此次肯定是嫂子找娘娘帮忙吧?还要多谢娘娘屡屡关照我们黄家。不过我是决意不会回去的。大哥、娘娘你们回去直言告诉斗母就是,小妹不怕。有事自然小妹承当,不会牵连咱家。”

  飞虎道:“妹子你误会了,大哥会是怕受牵连的人吗?是真替你担心而已。”

  黄红英说道:“万一有事,妹子决不责怪哥哥。你们还是回去吧,我下去了。” 说完,黄红英便唰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  飞虎摇摇头,对石矶说道:“我这个妹子就是这样的了,任性妄为。娘娘看这该如何是好?”石矶想了想,便把自己的疑惑和飞虎说了。石矶便问飞虎:以黄红英的能力怎可能从兜率宫偷得宝物,又怎能跑出南天门而不被四大天王发现。再有芭蕉扇既然通灵,为何又不会自己飞回兜率宫,反而甘心跟随铁扇公主。黄红英似乎有所依仗,底气十足。如此这般,不是颇为怪异吗?飞虎也无法回答。

  石矶对飞虎说:“我看还是告诉斗母,拖延时间长了,斗母也不好交代。既然地后星如此,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,就看她的造化如何了。”飞虎无奈,也只好如此了。石矶又说请飞虎先回去,到时候玉帝必然召集众神商讨此事,自己会择机进言相助。飞虎谢过了,见石矶另有事情要办,便独自上天去面见斗母。

  石矶之所以要独自留下,是见石猴在王宫逗留时间太久了,怕他受到铁扇影响,放弃了求仙修道之初衷。因此想找机会提醒于他。此刻见公主尚未醒转,便伸手一指,让铁扇继续晕睡。自己化成石娘模样落在了石猴面前。

  石猴正自无聊,见石娘突然出现,忙过来见礼。

  石猴问道:“石娘别来无恙。怎么出现在这里?”

  石矶说道:“我刚才路过此地,却意外看到你在王宫花园内,觉得奇怪,便下来问问你,怎么回事?是不是打算不去寻仙求道了。”

  石猴忙说:“不是我不想离开,是这个公主不肯放行。毕竟她救过我的性命,我也不好过份惹怒她。我现在在慢慢引导她的求道之心,到时她自会放我去了。没有她的帮助我也离不开王宫。”

  石矶娘娘听他说没改初衷,内心才松了口气,便说:“既然如此,那要不我现在带你离开这里,你继续去找神仙求道?”

  石猴却说:“我答应了她,要看护着她。现在她没有醒来,我就补方便离开了。要不等她醒来,我们劝说她和我一起去寻找神仙?”

  石矶自然不想在此地留太久,见石猴已有打算,便说:“你自己劝说就是,我还有事要办,就先走了。”石矶说完便化为一阵轻风飞到了空中,彩云过来见礼。石矶交代彩云盯紧时候,如果石猴拖延时间过久,便以喜鹊身份去提醒他一下。

  石矶又想到狐狸精投胎也有几年,万窟山又在附近,不如顺便去看看她现在如何。主意一定,石矶驾起云头来到了万窟山。石矶扒开云雾,朝下观望,见狐狸精正在万窟山道摩云洞外和几只小狐狸戏耍。石矶观看良久,发现狐狸精倒也安份,行事端正,只是已经叫玉面狐狸了,不过还是一样美貌迷人。念及故日之情,便想引导她修炼成形。

  原来在封神之前,有一日石矶在山顶修炼完毕,正要下山回洞府。却听得山腰又女子呼救声,石矶娘娘忙飞到半空查看,见是一个壮汉正在追逐一个美丽姑娘。石矶忙按下云头,飘然若仙般落在了姑娘身边,大喝道:“什么人胆敢在骷髅山行凶作恶?还不快滚。”

  那壮汉见一人从空而降,惊得退了两步。可细一看却是一个道家打扮的美貌女子。壮汉不由得呵呵大笑了几声,说道:“今日造化,又来了个美丽仙子,刚好你们一起跟随本狼王回去洞府,一起过快活逍遥日子去吧。”石矶细看,却原来是一头狼精。

  石矶娘娘听得狼精胡言乱语,顿时桃花脸一沉,大喝道:“孽畜,念你修炼成形不易,还是赶快退回去,否则悔之晚矣。” 狼精干笑一声,飞身攻来。石矶见他执迷不悟,便挥动太阿剑砍去,两三招一过,狼精便被石矶刺中胳膊。狼精负痛口内吐出一粒黄丹,直朝石矶砸来。石矶笑道:“米粒之珠,也想放光华。”伸手一指,黄丹顿时落地。

  狼精见法宝被破,便要转身而逃。石矶娘娘说:“为非作歹,不知悔改。留你不得!” 说完,把剑一抛,双手合十在胸前,施起法术。太阿剑便在空中朝狼精迅疾飞刺而去,狼精躲避不及,被一剑穿胸,顿时毙命。石矶娘娘手一招,太阿剑又飞回到石矶手中。

  那女子忙对石矶娘娘叩头致谢。石矶见她粉脸似彩霞,双目入水杏,肌嫩肤白,果然是美艳无比,可细一看,却见她屁股后面还留着几条尾巴。石矶知是一只修炼还没完全成形的狐狸精。石矶道:“不用客气,举手之劳而已。你快回去吧。” 狐狸精说道:“感谢仙子救命之恩,九尾狐狸没齿难忘。” 狐狸精再拜后便迅疾离去,石矶娘娘也自回洞府。

  因此算来石矶娘娘和九尾狐狸还算有些缘分,此刻见她如此,不免同情心起,便想帮助她一下。

  石矶娘娘想到此,便化身石娘落在了玉面狐狸面前。玉面狐狸初始被吓了一跳见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妇人,便即镇定下来。问道:“这位夫人从哪里来的?有什么事吗?” 石矶便说:“我刚才在空中见你根骨俱佳。你想不想长生不老,变成人形?” 玉面狐狸一听有这等好事,自然一口回答非常愿意了。石矶见她倒也很有诚意,便把修炼之法传授予她,并告诫她需要诚心修炼,不得伤害生灵。玉面狐狸自是一口承诺,并拜谢石矶。石矶传法之后便驾起白云,迅疾回到月宫。

  石矶刚刚坐定,婵玉便告诉她,金灵圣母派人来找过娘娘,并让娘娘一回来就去她那里。石矶心想自然是为了黄红英之事,石矶连忙来到坎宫。圣母见了石矶便说:“黄飞虎已经来过,那个地后星确定不肯回来?”

  石矶便说:“确实如此,她已铁心要留在凡间。”

  圣母叹息一声说道:“真不明白,她好好的神仙不做,却非要去做个凡人。我也只能如此上报了。”

  石矶说道:“这个自然,姐姐就不必等了,我们也对得起他们黄家了。结果如何,看玉帝意思了。”圣母急忙去瑶池见过王母,把黄妃偷下凡间之事详细禀告了王母和玉帝。

  玉帝得知后,忙传命聚集众神仙。玉帝临朝,坎宫斗母金灵便向玉帝禀告:“启禀玉帝和娘娘,今有地后星思凡,私自下凡投胎转世为人。如何处置此事,望玉帝和娘娘御断。”

  玉帝说道:“众仙卿有何高见?” 由于黄家一门八人封神,势力不小。众神不想无端得罪黄家,一时无人应答。玉帝有些不快,正要再问。

  这时一人出班说道:“启禀玉帝,如此胆大妄为,无视天规 理应重责严惩。立刻派遣神将捉拿归案!” 众神一看,却是雷部之祖普化天尊闻仲。石矶想也只有他才会出头。闻仲本和黄飞虎交好,可后来黄飞虎投靠西岐周武王,直接引发封神大战,并使得殷商最终灭亡。闻仲也战死在征伐周武王的沙场,闻仲自然是对黄家怀恨在心。黄家人平素并无破绽,闻仲也就无可奈何。此刻黄飞虎亲妹却犯下触及天条的重罪,闻仲自是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,来打压黄家了。

  闻仲一发话,顿时截教众人纷纷附和,一致要求严惩以维护天庭威严。局面呈一面倒之势,而阐教中人也不便反驳,毕竟黄妃确实有大罪。斗母金灵圣母身为闻仲师父,自然不会加以阻拦。眼看玉帝就要顺从闻仲之意宣布处罚令,玉帝发话,那是无可更改的了。石矶虽然有心相助,却也无能为力,她如此刻出头,必然导致截教众人的敌视,并会被视为叛徒。而黄飞虎又需避嫌,无法出言求情。

  正在此时,有人说道:“地后星确有过失,不过普化天尊要求严惩是否太重了。” 但见一人闪身出班言道,却是太白金星。金星又接着说:“启禀玉帝,地后星思凡下界,确实干犯天规。她动了情欲而没有天庭妄为,而是下到凡间。说明她不想玷污天庭,内心还是很尊重天庭和玉帝陛下的。再说她如今已是凡体人身,如果捉拿岂不是要残害一条无辜性命,大违天庭好生之德。还请玉帝予以从宽发落。” 金星算是人教头面人物,又是太上老君的心腹和得力助手,他的话份量十足,谁知道是不是老君的意思,就是玉帝也得衡量再三。阐教和人教中人见金星出头,便随声附和。李靖和哪吒碍于和飞虎封神时的同袍交情,便顺着金星的话向玉帝求情。

  于是双方便开始了一场口水大战,截教众人高举天庭天规大旗,上纲上线,不依不饶。而阐教和人教则据理力争,大事化小,避重就轻。一时双方相持不下,玉帝左右为难。

  如果按照闻仲意思严惩,必然是要拿来问罪处斩。但金星说的也有点道理,这也不是罪大恶极之行为。何况她已是十余岁的凡人,就此处理,自然让人觉得过于严酷,不近人情,有失仁君之风范。但如按照金星意思就此作罢,天庭威严必将受损。无任如何处置,必有一方不满。如果引发两派明争暗斗,天界将不得安宁,玉帝一时沉思难决。

  王母娘娘见玉帝犹豫不决,便想太阴星君平素极有见识,不妨让她说说引开下众人的注意力。让玉帝多点衡量时间。

  王母便道:“众仙卿暂停争论。本宫有话说。”众人听出王母口气不善,便一齐闭嘴收声。王母见众人安静下来,接着说:“此事你们两边的意见玉帝和本宫都已知晓,无需继续宣讲。太阴星君,本宫知你素来处事公正,不偏不倚。你说说你的意见看看。”

  刚才两边在争论之际,石矶也在暗里思考良策。此刻见王母点名发问,便说道:“禀告玉帝和娘娘,地后星此举确实有犯天规,理应重责严惩,如不予以任何处罚,自然有损天规森严。可此刻她已是凡体,加以极刑,也有失怀德之本。以小神之见,她既然不愿意在天界为神,那就让她从此不得再上天界成神,永远入轮回受苦。以为惩戒 ,以儆效尤。如小神所言不妥,请玉帝、娘娘以及众仙家谅解。”

  石矶说一说完,大殿便窃窃私语,倒也无人立时反驳。王母和玉帝对视一眼,觉得倒颇为有理,既有处罚,又不残暴,还可警示后来者。

  王母便问闻仲:“普化天尊对太阴星君的意见有何看法?” 闻仲听石矶说让黄妃红英以后永远不得为神,觉得处罚也是比较重了。便说:“微臣无异议。”

  王母又问金星:“金星认为如何?” 金星也说赞同。玉帝接过话问黄飞虎:“天齐大帝,事关令妹。你看呢?”黄飞虎此刻那还能说什么,能保住妹子一条性命已经是法外开恩了。连忙道:“微臣也无异议,一切听玉帝旨意。”

  玉帝说道:“既然众人都认可,那此事就照此处理,以后地后星永世不得为神。此后各部严加管束部属 不得再有同样事件发生。”玉帝说完挥手,殿前神将大喊道:“退朝。” 众仙依次退出殿外而散。

  飞虎忙过来向石矶娘娘致谢。石矶说道:“令妹以后不能为神,大帝不见责小神,小神就知足了。还怎敢当大帝致谢。” 飞虎道:“以舍妹之过,今日能保全性命,已是侥幸。娘娘对黄家之恩,黄家铭记于心。就此告辞了。” 石矶回礼分别,自会月宫。